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899|回复: 0

布林肯:拜登与特朗普的对华方式有深刻不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0 02: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拜登的国务卿热门布林肯:拜登与特朗普的对华方式存在深刻不同

布林肯:拜登与特朗普的对华方式有深刻不同

布林肯:拜登与特朗普的对华方式有深刻不同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美国2020年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曾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过拜登副总统国安顾问、美国副国安顾问和副国务卿的布林肯(Tony Blinken)10月18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专访中回答了,如若拜登当选其在对华政策上与特朗普总统的差异问题。

出生于纽约,在童年随离异的母亲再婚后长于法国巴黎的布林肯本科毕业于哈佛大学,后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作为在大西洋两岸从事律师职业出身的他,曾于1988年参与帮助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与时任共和党人,里根的副总统老布什竞选。作为资深民主党人,布林肯后自1994至2001年期间在克林顿总统任内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供职。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他曾相继担任过拜登副总统的国安顾问、美国副国安顾问和副国务卿。作为此次拜登竞选团队的外交顾问,一旦拜登当选,现年58岁的布林肯被认为是未来接任美国国务卿的热门人选。

布林肯星期日接受了亲民主党的CNN著名主持人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的专访,并就拜登的外交政策和在处理对华关系上与特朗普阵营的不同作出了回答。扎卡利亚在采访中介绍到,布林肯作为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至今已经近20年。扎卡利亚称,大家都知道特朗普认为世界坑了美国,美方在过去达成的联盟和贸易协议中占有不利地位。他问道,“是什么让拜登富有活力,他的外交政策世界观的核心是什么?”对此,布林肯回答说,“拜登副总统从这个主张开始,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世界都确实不会自我组织。”

布林肯续指,“直到特朗普政府前,美国在组织(世界的工作上)扮演了领导的作用,帮助写下规则,确定规范,及建立管理国家之间互动的相关制度。”他说,“毫无疑问,我们在这一过程中犯下了不少错误,但我们过去因此更好”。他认为,特朗普在执政后让美国放弃这一职责,使美方从盟友、伙伴、国际组织和努力得来的国际协议面前“全面撤退”。布林肯称,当美国不再参与这一职责,不再于国际事务上展现其领导力就会有两种可能性出现。他说,要么其他的国家或许以不会促进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的方式取代我们的地位,要么或跟第一种结果可能一样坏,没有国家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他认为,这则可能导致国际上的权力真空而造成混论和坏事地发生。

布林肯指,这两种可能都对美国不利。他说,“拜登从我们需要重新树立美国(对国际事务)参与和领导的主张出发,我们将再次日复一日地出现在(处理国际事务的前沿),并以外交手段进行领导。”他表示,拜登的外交政策对象并不是2009年或2017年的世界,而针对的是当下和其团队预期将成为的世界。这包括多个不同的正在崛起中的力量和新的参与者。他称,“其中很多参与者受到了科技和信息地授权,而如果要取得进步就应让他们加入合作”。布林肯指,在处理国际政策时拜登看重谦虚和自信,谦虚是因为尽管很多世界上的问题并不直接与美国有关,虽然可影响到美国但却不能立即得到解决,而自信是因为“拜登相信美国在尽力而为时仍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有能力,让其他国家在积极和集体地行动中前行”。

扎卡利亚谈到,如若拜登当选总统其在对华政策上似乎与特朗普的主张非常相似。他说,“特朗普经常指控拜登太过亲中,但拜登发表了强硬的对华政策表态,听起来他将跟随特朗普采取一个非常类似的对华政策,包括将盟友放入其中,并强调与美国的盟友一道会使得其对华政策更为成功”。扎卡利亚问道,你刚才描述的拜登和特朗普就外交政策的根本性主张不同,是否同样也在或是美国最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对华问题上放之准确?布林肯回答说,“他们对中国的方式存在深刻的不同,但我们要明确的是,中国确实构成一个上升的挑战,大概是我们从另一个国家所面对最大的挑战,不论是从经济上、科技上、军事上或甚至是在外交领域。”

布林肯续称,“但我们应该要避免简单地贴标签和自我实现的预言。(美中)关系存在敌对的方面,也存在竞争的方面,还存在合作的方面”。他说,“那么问题是,如何将我们置于一个与中国互动中有力的位置,使双方间的关系更多的以我们的条件,而不是他们的(条件)前行”。他续称,“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现在无论从任何角度衡量来看,中国的战略位置都要更强,美国则更弱”。布林肯称,“中国的领导人相信,特朗普执政的4年加速了(中方领导人口中)所谓的‘我们不可避免的衰落’。”他补充说,“他们所认为地不可避免性是完全错误的,但他们在特朗普的问题上是正确的”。

布林肯接着说,“特朗普帮助了他们促进多个关键性的战略目标,削弱美国的联盟,从世界舞台上撤退从而留下让中国有机可乘地权力真空,放弃我们的价值观”。他说,“也许其中最坏的是,通过每天攻击其制度、民众和价值观对我们自己的民主造成伤害。这则减少了民主制度对世界的吸引力”。布林肯说,“在很多方面,拜登如此认为,(与特朗普在对华问题上)的大不同是针对中国挑战,与他们正在上升的力量相比,更相关的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弱点。”他说,“所以拜登将采取与特朗普存在深刻不同的是,对我们自己、我们的工人进行投资,焕新我们自己的民主,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合作,并维护我们的价值观。”

布林肯说,“这才是你如何在有力的位置与中国进行互动。问题的底线是,美国和自由民主国家仍是对于那些可以进行选择的人来说是他们首选的制度”。他说,“如果过去4年有所展现的话,不是它们的失败,而是它们对于我们民主的力量和领导力的活力而言,无论是对我们的国家还是世界都有多么的至关重要。这则是我们需要重新夺回的东西,它从我们如何应对中国开始。”

来源:RFI 作者:弗林
【有删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0-11-24 11: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